澳门永利app手机下载

今天是: 設爲主頁 | 加入收藏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 > 統計分析
 
荊門離建成“全國生態農産品加工基地”還有多遠
日期:2018-06-26 11:30:58
   農産品加工業一頭連著農業和農民、一頭連著工業和市民,亦工亦農,既與農業血脈相連,又與工商業密不可分,能夠帶動上下遊衆多關聯産業發展,對加速推進現代農業發展,惠及廣大農民,繁榮農村經濟起到十分重要作用。荊門是農業大市,農産品資源豐富,農産品加工業基礎較好,加快推進農産品加工業轉型升級,奮力實現“十三五”時期建成“全國生態農産品加工基地”的宏偉目標,意義重大。本文擬從荊門農産品加工業發展現實狀況出發,比較差距,分析原因,探尋辦法,以供決策參考。
  一、走了哪些路
  經過長期洗禮和經驗積累,荊門農産品加工業探索出了一些有益于産業發展壯大的路子。
  (一)規模擴張之路
  荊門農産品加工業以農産品初級加工爲主(2017年初級加工産值約占農産品加工産值62.3%),特別是糧油加工企業大多由家庭作坊、鄉鎮企業等發展起來,先天規模不大,市場份額不足,處于利益分配弱勢,遵從“大魚吃小魚”的叢林法則。企業主普遍認識到:擴張規模,搶占市場份額是企業生存和發展的不二選擇。2011年—2017年,全市農産品加工業累計完成投資1197.2億元,居全市七大産業第1位,占全部工業投資28.1%,增加了大米、油料、飼料、棉紡綻、服裝、白酒、啤酒、休閑食品、米胚油等産能。一批民營企業迅速發展壯大,湖北洪森實業有限公司目前跻身國家農業産業化重點龍頭企業,中國糧油加工企業100強;中糧集團、華潤五豐、正大桑田、南方黑芝麻等多家國內外知名農産品加工企業入駐。全市農産品加工業産值于2013年突破千億元,2017年達到1336.7億元,成爲“第一大産業”,占全市工業的40.5%,總量規模居全省新興增長極城市第2位。企業産值平均規模達2.9億元,居全省市州第1位。
  (二)改革改制之路
  積極盤活存量資産,推進優質資産和優勢資源重組,先後對廣源、京和米業等多家企業實施了兼並重組、改制等,使企業重煥生機和活力,催生了一批大中型企業,截止2017年末,全市年産值5億—10億元的44家,10億元以上的17家,其中大型企業8家。湖北國寶橋米兼並重組後,發展步伐明顯加快,目前位列全國大米加工行業前50強,中國民營企業制造業500強。
  (三)品牌創建之路
  在市場經濟考驗中,特別是買方市場形成後,農産品加工企業深刻感受到品牌的重要性,紛紛加大創建力度。截止2017年末,共創建品牌上百個,其中“中國名牌産品”2個,“中國馳名商標”8個;“湖北省名牌産品”25個,“湖北省著名商標”22個。與此同時,爲保障産品品質,更加注重標准化生産,探索出“企業+基地”、“企業+基地+農戶”等發展模式,從農産品生産源頭控制原材料質量。目前,全市有效使用“三品一標”標識的農産品448個,其中無公害農産品307個、綠色食品104個、有機食品20個、農産品地理標志産品17個。
  (四)科技創新之路
  全市農産品加工企業與武漢大學、華中農業大學、省農科院等10多家重點高校、科研院所簽訂長期合作協議,設立院士專家工作站22個,實現了糧食、油料、棉花、蔬菜、畜牧、水産、飼料等産業科技服務的全覆蓋。目前,全市高新技術農産品加工企業達29家,擁有專利數33個。
  (五)特色鍛造之路
  堅持差異化發展,注重打造區域特色、産業特色,截止2017年末,全市建成省級農産品加工園區3個,分布在各縣市區,形成了京山橋米、沙洋油菜、鍾祥豆制品、東寶板材等一批區域特色産業。
  (六)分享帶動之路
  隨著農産品加工業發展壯大,其輻射帶動能力明顯提升。一是促進了農民增收。全市農産品加工企業通過土地流轉或簽訂購銷協議,帶動22萬戶原料種養殖戶增收致富,占全市農戶的40.3%。全市農産品加工企業從業人員達6.5萬人,據測算,全市農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過12%來自農産品加工業工資性收入。二是帶動了農業現代化。土地流轉、連片耕種加速農業生産規模化、標准化建設,帶動一大批專業合作社、家庭農場等新型經營主體應運而生,2017年突破2萬個。三是加速了産業融合。農産品加工業不僅縱向延伸,形成原料生産、初加工、精深加工的産業體系,而且橫向帶動關聯産業發展,出現了爲之服務的包裝業、運輸業和流通業齊頭並進勢頭。
  二、還有哪些差距
  目前,“全國生態農産品加工基地”,還沒有規範統一的建設和申報標准。但梳理農業部關于申報“全國農産品生産或加工基地”的基本條件和有關資料,要建成“全國生態農産品加工基地”必須牢牢把握和突出兩個核心關鍵詞——全國、生態,並滿足相關條件:一是産業成長性好,發展快;二是産品市場占有率高,具有較大影響力;三是産業發展先進,示範引領性強;四是原材料生態、生産工藝生態、産業鏈生態,符合國家産業轉型升級和綠色發展的要求。對照這些條件,通過橫向、縱向比較,荊門離建成“全國生態農産品加工基地”還有不小差距。
  (一)發展速度不快
  1.對照規劃,完成情況滯後于時間進度。“十三五”規劃提出,到2020年,全市農産品加工業主營業務收入力爭突破2500億元,年均增長14%左右,農産品加工産值與農業總産值之比達到5:1。據此推算2017年,全市農産品加工業主營業務收入應達到1560億,農産品加工産值與農業總産值之比應達到3.8:1,但2017年,全市農産品加工業主營業務收入爲1257億元,2016—2017年年均增長11.2%,農産品加工産值與農業總産值之比爲3.4:1,均明顯低于規劃目標進度要求。
  2.考察活力,大部分企業成長性不足。在經濟新常態下激烈的市場競爭中,農産品加工業企業分化發展趨勢明顯,少數大型企業、龍頭企業發展穩健,但大多數企業,特別是小微企業發展堪憂。近五年,全市農産品加工行業中約80%以上的企業沒有進行擴産投資或技改投資,約60%固定資産投資總額投入到産能過剩的初級加工行業中,近五年來,全市被市場淘汰停産關停的規上企業達49家,退化爲“僵屍企業”達不到統計標准而退出規上工業統計庫的41家。
  (二)市場占有率不高
  1.産業規模“關門大、開門小”。荊門農産品加工業盡管是全市“第一大産業”,但放眼全省,産值僅居全省市州第4位,占全省的比重僅爲9%,目前也沒有單一産品銷量能夠位列全省前3位,置身全國更顯弱小。
  2.産品品牌多而雜、次而廉。全市農産品加工企業基本一企一品牌,甚至有的企業同類産品多個品牌,難以抱團集中資源,創建特色,形成優勢;“國字號”品牌少,且初級、同類産品居多,缺乏競爭力,行業內企業間競爭激烈,甚至相互壓價搶奪市場。
  (三)先進性不突出
  1.産業層次不高。絕大部分企業處在産業鏈前端,全市農産品加工産業中,農副食品加工業以外産業實現産值占比不足40%,農産品精深加工率不足1/4,居全省市州末位。
  2.科技創新能力弱。2017年,全市高新技術農産品加工企業僅29家,僅占全市農産品加工企業比重6.3%;90%以上的企業沒有自己的研發團隊或建立研發機構,缺乏有效的技術儲備和技術支撐,全市農産品加工企業R&D經費支出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重僅0.47%,低于全市規上工業平均水平(0.85%);擁有發明專利149件,平均每個企業僅0.3件。
  3.新技術、新手段運用不足。“互聯網+”處于起步探索階段,特別是大部分初級加工企業受制于産品附加值低、運輸成本高、服務能力弱等,而不敢嘗試運用現代信息技術手段營銷;傳統過剩産能大,轉型升級負擔重、難度大,工業4.0推進緩慢,目前尚沒有建成一家智能工廠。
  (四)生態發展不充分
  1.生態原材料供應不足。雖然,全市已探索建立“企業+基地+農戶”發展模式,但對原材料生産供給的標准化、規模化、綠色化重視不夠,控制不嚴,還沒有形成資源質量優勢。全市綠色食品認證面積、有機農業示範基地面積分別爲67.8萬畝、9.2萬畝,僅占全市總播面的8.8%。全市被認證的綠色食品104個、有機食品20個,認證數量居全省第5位,排在宜昌、孝感、荊州、黃岡之後。
  2.生態産業鏈不完整。同産業上下遊産業鏈延伸不足,行業趨同問題十分突出,企業間分工協作不夠,沒有形成共生性、互補性産業鏈,産能過剩嚴重,資源利用效率低,盈利能力低。全市生産大米、面粉、飼料、食用油、紗等初加工産品的企業224家,占全市農産品加工業企業的48%。其中,規模以上大米加工企業153家,加工能力爲稻谷1050萬噸/年以上,年實際加工稻谷400萬噸左右,産能利用率38%;油脂加工企業28家,加工能力爲油料200萬噸/年以上,年實際加工總量50萬噸左右,産能利用率25%。2017年,油菜籽、大米加工企業主營業務收入利潤率僅4.26%,低于全市規上工業平均水平0.66個點。
  三、制約因素有哪些
  (一)重視努力不夠
  1.政府層面:重視支持不夠。荊門“吃飯財政”特征明顯,部分地方偏重稅率高、稅收貢獻大的産業,在指導思想和政策扶持上,把“見效快”的産業擺在了更加突出的位置,而農産品加工業享受國家稅費減免政策較多,稅收貢獻相對較低,被重視不夠,過去較長時期內處于政策缺位狀態。近年來,雖有改善,但仍然不夠。部分地方有企業反映,地方給予農産品加工業的土地指標偏少,在落實直供電優惠政策時有壓減農産品加工企業直供電量的現象。
  2.企業層面:進取意識不強。目前,荊門農産品加工企業大多由以前的鄉鎮企業或家庭小作坊發展起來,一方面,企業家族化形成的各種利益羁絆嚴重制約企業轉型升級;另一方面,企業主老齡化,接受新思想、發展新經濟的主動性不夠。同時,小農意識濃,習慣安于現狀,保守既得利益。在企業調研中,不少企業主認爲:不轉型是等死,轉型是找死,但找死死得更快;也有部分企業主“甯當雞頭,不當鳳尾”,不願“找帥當兵”,接受重組。
  (二)要素保障不夠
  1.融資難、融資貴。農産品加工企業大多是資金密集型企業,多數企業融資手段單一,僅靠貸款來解決資金短缺問題,但是隨著近幾年來,金融政策收緊,各類銀行對農産品加工業等附加值較低的行業大幅降低貸款額度,並提高了“門檻”。在此背景下,部分農産品加工企業對租用的車間廠房只有使用權,沒有所有權,受現行法律政策限制,無法作爲銀行貸款抵押擔保,企業申請貸款只能另尋他法,由此,企業除要支付貸款利息外,還要支付資産評估費、抵押物登記費、公證費、擔保費等費用,使得貸款費用大幅增加。同時,銀行貸款期限通常爲一年,到期後需及時還貸後再續貸,但審批耗時長,又造成企業的流動資金緊缺,運轉困難。
  大部分農産品加工企業由于融資難,資金緊缺,雖然有心效仿大企業建立“企業+基地+農戶”的模式,建設自己的專屬原材料基地,但受制資金實力不足,組建的組織相對松散,難以與農戶形成真正的利益共同體,原料的品質也無法保證,對農業規模化、標准化發展處于有心無力狀態。這也是多年來全市糧食加工企業混合收購、混合加工現象嚴重,普遍面臨原料品質一致性差問題的重要原因。
  2.專業型、技術型人才匮乏。目前,全市12萬專業技術人才主要分布在教育、衛生等領域,經濟、工程類技術人才占比只在10%左右;荊門境內中職學校13所、普通高校2所,均處全省和同類城市後列。面對激烈的人才競爭,盈利能力不足的多數農産品加工企業明顯處于弱勢,很難招攬所需人才。調查中發現,即使有擴規、轉型、創新等發展意願的農産品加工企業也普遍反映缺職業經理人。
  3.交通運輸不暢,物流成本高。農産品加工産業對運力要求相對較高。但荊門是全省唯一未通高速鐵路的地級城市,高鐵、航空運輸等快速交通缺位,水運能力弱,“進不來、出不去”,不僅築高了原材料和加工産品的運輸成本,而且阻礙了各類要素集聚。
  (三)誠信經營不夠
  1.企業層面:以次充優,偷工減料。近幾年來,糧食加工成本不斷上升,但糧油産品價格微升或不升,企業利潤十分微薄,不少中小糧食加工企業爲追逐短期效益,不惜降低産品品質或偷工減料,降低成本,維持運行。調查中發現,在生産的産品中摻雜廉價外國大米或本地低質大米,幾乎成爲了中小糧食加工企業降成本的潛規則。長此以往,不僅這些企業將被市場淘汰出局,而且其他企業也會深受牽連。
  2.農戶層面:逐利思想嚴重,合約意識淡薄。長期以來,國家托市政策對保障糧油生産安全、保護農民利益等發揮了積極作用,但由于沒有設置相應的品種、品質等標准,致使農民在逐利思想驅使下,不尊重市場規則,不遵守合約規定,只追求短期利益。當前,農民重量不重質,一戶農戶10畝田種植四、五個品種的混合種植現象十分普遍,農産品難以達到企業收購標准,生産出具有競爭力的加工産品。如:2017年全市油菜籽總産28.32萬噸,其中雙低油菜達98%以上,但因生物學混雜和收獲貯運等環節混雜嚴重,加工生産的符合國家標准的雙低菜籽油很少,雙低油菜的資源優勢沒有轉化産品優勢和經濟優勢。
  四、該怎麽辦
  “打造全國生態農産品加工基地”目標既定,需要進一步明晰思路,優化路徑,強化措施,力促農産品加工業持續健康發展。
  (一)明晰思路
  要緊緊圍繞“全國”、“生態”兩個核心關鍵詞,走綠色、生態、健康、可持續發展道路,進一步提高農産品加工産業的品牌影響力、市場占有率,打響荊門農産品加工産業知名度;進一步創新發展,積累經驗,在江漢平原城市群、中部六省,直至全國形成示範引領。具體而言,要推進農産品加工産業“四化”同步發展。
  1.推進生態化。按照綠色、生態、健康等要求,一方面,充分對接農産品加工産品需求端需求,實行從農産品生産、供給,到加工、制造,到銷售、消費等全過程質量管控,嚴格質量標准和要求,確保農産品加工産品品質;另一方面,積極實施農産品加工設備、加工工藝、加工流程再造,推進農産品加工産業低碳、環保、高效發展。
  2.推進規模化。依照組團式、集群式、鏈條式等發展模式,一方面,積極推進資源、資産重組,鼓勵大企業“舉旗當帥”、小企業“找帥當兵”,集中資源,集中政策,支持農産品加工企業在産業鏈上抱團、集群發展,打造農産品加工産業“航母級”大企業集團;另一方面,通過組團式規模化發展,統一標准,統一品牌,規範市場,既對內消除同質同構産品的惡性競爭,又對外提升品牌影響力和産品市場占有率。
  3.推進特色化。堅持差異發展,加快形成區域特色、産業特色,將比較優勢轉化爲競爭優勢,將發展潛力轉化爲發展能力。一方面,立足資源禀賦條件、産業基礎,選擇性發展優勢産業、生活必需品産業,走“人有我優”道路,持續推進相關産業做精做細做深;另一方面,對接市場需求和國家産業發展方向,補位發展空白産業、薄弱産業、朝陽産業,走“人無我有”道路,持續推進相關産業做優做大做強。
  4.推進高端化。堅持創新發展、高質量發展。一方面,積極運用高新技術、先進適用技術改造升級傳統優勢産業,推動企業由以生産加工爲主的“橄榄型”發展模式向側重于研發和銷售兩端的“啞鈴型”發展模式轉變,推動傳統優勢行業向産業鏈中的高附加值、高技術含量環節延伸拓展,努力提升産業層次;另一方面,高起點、高標准引進和培育新企業,形成新增量,促進農産品加工産業提檔升級。
  (二)選取産業
  要依托荊門農業資源優勢和農産品加工産業基礎,瞄准國家産業發展方向和未來良好市場前景,緊盯“全國生態農産品加工基地”目標,精准、精細選取重點産業。具體而言,荊門可重點選取産業有:
  1.食品制造業。資源優勢——豐富的糧食類産品、畜禽産品、水産品及食用菌、葛粉等地方特色産品。産業基礎——國寶橋米、洪森糧油、神地、楚玉、新美香等企業。發展方向和重點——引導傳統農副食品加工業向現代食品制造業轉型,打造富硒、長壽、生態品牌,重點發展具有荊門特色的功能食品、保健食品、休閑方便食品等制造業。
  2.農業生物質産業。資源優勢——豐富的速生林資源、農作物稭稈、畜禽糞便、能源作物等。政策優勢——是國家重點支持發展的戰略性新興産業之一。産業基礎——寶源木業、中興農谷、安能生物等企業。發展方向和重點——通過工業化加工轉化爲生物基産品、生物飼料和生物能源等,重點發展高附加值的現代森工産業、生物質能源産業。
  3.油脂深加工産業。資源優勢——豐富的油菜籽、油茶籽等産品。産業基礎——中糧祥瑞、環星、彙澄茶油等一大批油脂加工企業。發展方向和重點——加速淘汰落後過剩産能,整合資産、資源,引導油脂初加工向多元化、高端化、精深化加工方向發展,形成集榨油、精煉、餅粕、生物能源等于一體的油脂加工産業化體系,重點開發特種油、專用油。
  4.果蔬飲料加工。資源優勢——桔、梨、桃、蔬菜及周邊地區各類果蔬産品。産業基礎——金龍泉、彙源、龍富食品等企業。發展方向和重點——對果蔬中特殊功效的生理活性物質進行提取,加工附加值更高的保健食品和飲料;利用果皮、果核、種子、葉、莖、花、根等資源,研究下腳料的精深加工;加快發展果汁、蔬菜汁、果蔬複合汁等制取,發展果蔬飲料産業。
  (三)優化路徑
  1.實施整合重組。圍繞重點支持發展的四大産業,細分行業,確定行業龍頭企業,引導龍頭企業通過兼並、重組、參股、聯合等方式,整合各自産業領域資源要素,實現産業的規模化發展和資源的最大化利用。一是整合産能。加速淘汰落後過剩産能,通過市場手段,關停一批破産企業,重組一批“僵屍企業”,重新煥發不良資産活力。二是整合資源。支持各類要素資源向龍頭企業集中,推進龍頭企業集團化發展,打造競爭力強的行業領軍企業。三是整合品牌。每個細分行業擇優選取1—2個品牌,行業內企業集中資源、集中資金、集中力量,共同打造、共同使用、共同維護統一品牌,實現品牌共用,切實提高品牌效用率和影響力。四是整合市場。按照全産業鏈上、中、下遊細分行業的産品市場分類,實行同類産品企業間聯營,共同開拓市場,跟進市場,維護市場,實現市場共享,提高産品市場占有率。
  2.推進鏈條延展。以加工制造環節爲核心,向上下遊兩端延展延伸,打造農産品加工制造全産業鏈,帶動農業、服務業同步發展。一是培優生態供應鏈。按照“産業(或企業)+基地+農戶(或職業農民)”的模式,統一技術、統一標准、統一收購、統一價格,推進農産品生産供應規模化、標准化、生態化,爲加工制造提供綠色、安全、健康的原材料。同時,帶動農民增收和農業生態高效發展。二是完善加工制造鏈。以農産品初加工爲基礎,精深加工及産品高端化爲方向,不斷創新技術、更新設備、改造生産工藝和流程,加快補齊和完善加工制造産業鏈,提高農産品資源利用效率和産品附加值。要支持中小企業圍繞龍頭企業延伸鏈條,進行配套生産、補充生産,優勢互補,抱團發展,促進産業鏈上的企業集群、集團化發展。三是拓展市場營銷鏈。推進農産品加工業向下遊市場銷售環節延展,加速開拓和建設爲農産品加工業服務的物流市場,催生一批專業性物流企業;加速“互聯網+農産品加工業”發展,積極引進或建設大型電商平台,創新銷售運輸模式,實現農産品加工業産-供-銷一體化發展。
  3.鼓勵科技創新。要按照“三個標准和要求”(建成人才、技術、科研能力以及科研交流集約化程度高的城市,建成新技術、新工藝、新設備、新産品研制中心,建成新管理、新制度的發源地),加速建設創新基地和中心。一是抓好人才培養。既注重引進和用好一批專家學者、專業管理團隊、技術人才,又注重本土人才培養。重點推進人才培養與産業發展對接,大力發展職業教育和培訓,有針對性地爲農産品加工業發展輸送專業技術人才。二是抓好創新研發。要圍繞農産品加工産業發展需求,既注重技術創新,形成一批先進適用、轉化應用方便的核心技術、專利技術,又注重管理和制度創新,創造一批指導性強、操作簡單的新生産模式、新管理模式,切實打造荊門的創新引領地位。三是抓好成果應用。既要在本土先行先試,積極推進創新成果轉化應用,闖出新路子,積累新經驗,又要能在更大範圍內推廣應用,推進合作共贏。
  4.加快轉型升級。要堅持盤優存量和壯大增量。在加速淘汰落後過剩産能,改造升級傳統産能的同時,高起點、高標准發展新增量,不斷壯大産業規模,通過增量的變化和質量提高促進轉型升級。一是推動項目建設。按照“招大、引強、選優”的思路,著力引進和推進一批帶動性強、附加值高、可持續水平好的重大項目,拓展産業鏈,提升産業發展質量。二是推動産業培育。一方面,推動傳統優勢行業向産業鏈中的高附加值、高技術含量環節延伸拓展;另一方面,以科技的重大突破和應用爲基礎,以市場需求爲導向,不斷壯大戰略性新興産業、朝陽産業等産業規模,使之盡快成爲農産品加工業新支柱。三是推動創新發展。著力推動技術創新、産品創新、市場創新、管理創新,用創新換取産業發展高端化、高質化,提升産業核心競爭力。
  5.抓住戰略機遇。要牢牢把握國家、省、市三級戰略、周邊城市發展戰略交集重疊覆蓋的機遇,特別是抓住“長江經濟帶”“中國農谷”“柴湖振興”“新興增長極”等戰略機遇,認真研究和鑽營,找准切入點、契合點,善于借勢借力發展。
建议使用IE6.0以上浏览器 1024X768分辨率  Copyright 2012-2018
版权所有:湖北省荊門市統計局 邮编:448000 电话:0724-2333096 網站地圖
备案号:鄂ICP备05016447号-1 鄂公网安备 42080202000103号 网站标识码:4208000014